法律知識

首頁 / 法律知識 / 家事案件

  • 家事案件

    淺談成年人之監護與輔助

    依據目前民法相關規定滿20歲為成年人成年人有完全行為能力所謂的完全行為能力是指能獨立為有效法律行為(例如訂立買賣契約)的能力不須他人(家屬長輩)之同意即可生效;至於未滿20歲之人,因為辨識能力較差,原則上為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所為相關法律行為無效,或必須經過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始生效力。
    但是現實上並非所有年滿20歲的人都有完整的識別能力,有些人因為先天的因素而欠缺完整的識別能力,例如智能障礙、精神疾病…,有些人則因為後天因素而欠缺完整的識別能力,例如車禍後成為植物人或近植物人狀態、因年齡已高所產生之失智症…,由於這些年滿20歲之人有「不能辨識其意思表示」或「辨識其意思表示效果之能力顯有不足」之情況,所以民法設有「成年人之監護與輔助」制度,以保障其權利。
    依據民法規定,「成年人之監護與輔助」可區分兩種:
    • 監護宣告:成年人有「不能辨識其意思表示」之情況,可由特定親屬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經法院指定特定醫療院所醫師評估後符合,則通常由法院在特定親屬內選定親屬為其法定代理人,成年人被宣告為受監護宣告人之後,在法律上便無行為能力,之後便由法定代理人代替該成年人為意思表示或代受意思表示。簡單來講,喪失辨識能力的人在被宣告為受監護宣告人之後,就由法定代理人來負責照顧,並管理一些財產上的事務,但是為了保護受監護宣告人,同時也為了防止法定代理人的失職,所以在涉及受監護宣告人的重大財產處分時(例如要賣掉土地籌措受監護宣告人的養護費用),必須由法定代理人另外向法院取得准予處分土地之裁定,才能將土地移轉過戶賣出。
    • 輔助宣告:成年人有「辨識其意思表示效果之能力顯有不足」之情況,可由特定親屬向法院聲請輔助宣告,經法院指定特定醫療院所醫師評估後符合,則通常由法院在特定親屬內選定親屬為輔助人,成年人被宣告為受輔助宣告人之後,在法律上便成為限制行為行為能力之人,原則上只能做一些生活日常所需的法律行為,例如買早餐、買飲料、坐公車…,如果是涉及重大的法律行為時,例如借錢、訴訟、簽約、處分資產、結婚、訂立遺囑…,就必須經過輔助人同意才有效。
    這個社會變遷得很快面對我們周遭的親友的身心理變化有時須透過法律來保障其權利有人因父親中風癱瘓而勇敢提出監護監護宣告之聲請並擔任父親之法定代理人將父親名下之財產用來照顧父親為父親提供一個安詳安穩的晚年同時也避免了手足間扶養義務之推卸及遺產之爭奪有人因女兒智能不足而擔心女兒遭騙婚或訂立遺囑因而提出輔助宣告之聲請並擔任女兒之輔助人女兒為結婚登記或預立遺囑時須經輔助人之同意始生效力藉以保護弱勢之女兒法律是保護懂法律的人共勉之。依據目前民法相關規定滿20歲為成年人成年人有完全行為能力所謂的完全行為能力是指能獨立為有效法律行為(例如訂立買賣契約)的能力不須他人(家屬長輩)之同意即可生效;至於未滿20歲之人,因為辨識能力較差,原則上為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所為相關法律行為無效,或必須經過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始生效力。
    但是現實上並非所有年滿20歲的人都有完整的識別能力,有些人因為先天的因素而欠缺完整的識別能力,例如智能障礙、精神疾病…,有些人則因為後天因素而欠缺完整的識別能力,例如車禍後成為植物人或近植物人狀態、因年齡已高所產生之失智症…,由於這些年滿20歲之人有「不能辨識其意思表示」或「辨識其意思表示效果之能力顯有不足」之情況,所以民法設有「成年人之監護與輔助」制度,以保障其權利。
    依據民法規定,「成年人之監護與輔助」可區分兩種:
    • 監護宣告:成年人有「不能辨識其意思表示」之情況,可由特定親屬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經法院指定特定醫療院所醫師評估後符合,則通常由法院在特定親屬內選定親屬為其法定代理人,成年人被宣告為受監護宣告人之後,在法律上便無行為能力,之後便由法定代理人代替該成年人為意思表示或代受意思表示。簡單來講,喪失辨識能力的人在被宣告為受監護宣告人之後,就由法定代理人來負責照顧,並管理一些財產上的事務,但是為了保護受監護宣告人,同時也為了防止法定代理人的失職,所以在涉及受監護宣告人的重大財產處分時(例如要賣掉土地籌措受監護宣告人的養護費用),必須由法定代理人另外向法院取得准予處分土地之裁定,才能將土地移轉過戶賣出。
    • 輔助宣告:成年人有「辨識其意思表示效果之能力顯有不足」之情況,可由特定親屬向法院聲請輔助宣告,經法院指定特定醫療院所醫師評估後符合,則通常由法院在特定親屬內選定親屬為輔助人,成年人被宣告為受輔助宣告人之後,在法律上便成為限制行為行為能力之人,原則上只能做一些生活日常所需的法律行為,例如買早餐、買飲料、坐公車…,如果是涉及重大的法律行為時,例如借錢、訴訟、簽約、處分資產、結婚、訂立遺囑…,就必須經過輔助人同意才有效。
    這個社會變遷得很快面對我們周遭的親友的身心理變化有時須透過法律來保障其權利有人因父親中風癱瘓而勇敢提出監護監護宣告之聲請並擔任父親之法定代理人將父親名下之財產用來照顧父親為父親提供一個安詳安穩的晚年同時也避免了手足間扶養義務之推卸及遺產之爭奪有人因女兒智能不足而擔心女兒遭騙婚或訂立遺囑因而提出輔助宣告之聲請並擔任女兒之輔助人女兒為結婚登記或預立遺囑時須經輔助人之同意始生效力藉以保護弱勢之女兒法律是保護懂法律的人共勉之